网站导航

手机APP

猪价高位 养猪户却选择不补栏

0 2011-07-18 08:53:30

 今年猪价高涨,让大多数养猪户(场)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然而,当从经年亏损或艰难保本的阴霾下走出来,不少人却感到了更大的迷惘。在经验丰富的养猪户们看来,猪市的红火,并不能掩盖整个养殖形势的后续乏力。

  “猪价涨了,但现在养猪的没打算补栏。”泗水县苗馆镇黄阴集村长兴养殖场场长孔勇说。在当地养猪十四五年,孔勇对全县的养猪业已经相当熟悉。莒县小店镇的一位养猪户也注意到,非但现在养猪的不着急补栏,有些原本有意养猪的人还暂时放弃了这种打算。

    猪价高,圈里空

  莒南县畜牧局副局长夏培仁也注意到当地养猪户补栏热情不高。

  莒南县曾连续五年被确定为“全国生猪调出大县”。2010年,莒南县生猪存栏量为115万头,出栏量为170万头;与此形成对比的是,今年的存栏量还不到80万头,6月份全县出栏生猪不到7万头。

  在莒南县,能繁母猪和仔猪的交易冷落,体现出养猪户补栏积极性不高。另一方面,县畜牧站良种母猪的销量下滑,更让人感到了养猪户的观望心态。莒南县畜牧站站长吴建军说,从春节过后,用于改良换代的良种母猪还没有卖出一头。而去年这时候,已经卖出700多头了。为了推进全县能繁母猪更新换代,莒南县还出台了生猪良种补贴,养猪户每购买一头良种母猪,县里给予300元补助。即使有了这样的政策,吴建军也并不乐观:这几年养猪的教训,使养殖户不敢再进行大投资。

  物以稀为贵,正是流向市场的生猪量不断减少,把今年的猪价推到了历史最高点。然而,也正是这个“最高点”让养猪户们普遍担忧,陷入观望。

  “这时候,谁敢补栏?”新泰市起航畜牧养殖有限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说。在当地,能繁母猪的价格最低也是14元一斤,一头200多斤的怀孕母猪能卖到3500元以上,这么高的价格,无疑让养猪户望而却步。母猪贵,小猪也贵。在莒南县洙边镇,30斤的仔猪从今年2月份时350元一只,涨到了现在的600多元一只。在泗水县苗馆镇,如今小猪的市场价也到了13.5元一斤;而就在今年春节前后,还是7.5元一斤。当时,就是这个价,很多养猪户已经觉得太贵,没敢补栏。

  “猪价高,你卖肥猪贵,买仔猪也贵;买小猪成本高了这么多,万一将来猪价跌了怎么办?”起航畜牧养殖有限公司的这位管理人员说。在他看来,不但买小猪育肥有可能不合算,就是买母猪养风险也很大——母猪会不会生病?会不会死亡?即便能产崽,能产多少?都是未知数。

    猪价涨,成本升

  对于任何一个养猪的人来说,上述担心都不是多余的。“养猪养怕了。”一位养猪户以此自嘲。然而,从另一方面说,也正是这种体验过市场大起大落的经历,让养猪户们变得谨慎。

  这种谨慎,同时也是一种成熟。莒县小店镇蓝昆畜牧养殖场场长朱玉明从2007年开始养猪,就经历了两轮猪价起伏。2007年,生猪是6块多一斤;2008年,猪价猛涨到8块多一斤;到2009年,再猛跌到4块多一斤;2010年,猪价最低到了3块3一斤;到了今年,猪价呼的一声上窜到10元一斤。在这样的起伏中,小店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高子善很清楚:“老朱这两年一直不挣钱,就今年翻了个身。”在养猪业发达的莒南县,养猪户将这种价格涨落称之为“风险成本”之一。在风险成本之外,他们还要计算饲料成本。

  玉米、豆粕、麸皮等组成了养猪的主要饲料。2007年,玉米价格是7毛多一斤;2008年,到了8毛多;到今年,玉米涨到了1块2一斤。孔勇去批发饲料,去年2200到2300元一吨的饲料,现在已经涨到了2860元一吨。莒南县洙边镇东黄埝村养猪户孙成伟算得更细,2008年,大饲料每斤1元,人工费一天30元;现在,大饲料每斤1块5到1块8,人工费一天70元。

  在猪价创“历史最高”的年份,不少养猪户感到,饲料成本的上涨大幅度抵消了自己的净利润。“2008年,猪价是8块钱一斤,但饲料、人工都比现在便宜;今年,要是按9块钱一斤卖猪,一头猪不见得比2008年挣钱多。”孙成伟说。

  正是考虑到日渐上升的饲养成本和风险,养猪户们都盼望自己的猪能卖个好价。于是,在猪价高涨之时,有的养猪户开始惜猪待售。朱玉明就表示,自己场里的猪,今年出栏时间会延迟。莒南县畜牧局副局长夏培仁说,养猪户现在卖跌不卖涨,心里都明白,延迟出栏时间,或许能多挣点。

    价不稳,心不宁

  决定延迟出栏,谁也没把握说准未来猪价会不会走高,养猪户赌的是自己对市场的判断。事实上,在不少养猪户看来,因为高风险,养猪本身就是一种赌博。猪市起伏变幻,让养猪户们普遍感到精神压力。今年猪价高,带给养猪户的,也并非全是喜悦,更多的是心里没底。

  孙成伟养猪、贩猪十几年,以前,他还能根据自己的养猪经验,粗略判断养猪盈利的周期,“大约4年一个周期,第一年赚点,第二年保本,第三年亏本,第四年再赚。”但今年他没了这种自信,坦言对现在的市场“看不懂了,摸不清了”。孔勇也说,以前养猪,三四年一个周期,赔赔赚赚,心里还有个底,“这两年怎么也找不出价格起伏的规律了。”夏培仁对此总结为,猪价起伏周期在缩短,起伏也变得更剧烈了,这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

  价不稳,心不宁,养猪户们都表现出对猪市稳定的渴望。“其实,养猪户谁也不想市场这么大起大落,谁都想稳定。”新泰市的一家养猪场工作人员说。泗水县泉林肉类加工有限公司经理郝宁也说:“只要市场能良性循环起来,一头猪,正常利润能达到二三百元就行。”朱玉明说,养猪耗时,一头小猪从生下来到上市,怎么着也得五六个月,在这么长的时间内猪价暴跌暴涨,谁敢补栏?谁又养得起猪?

  “只要市场能稳定,少赚点也没啥,至少我能逐渐扩大规模,”孔勇说得更直接,“再这么波动下去,我精神上都受不了。”

  莱芜市钢城区辛庄镇铁车村的一处养猪场,如今变得空空荡荡。因为养猪风险大,原来的主人选择了退出。

 

关键词:猪肉
  • 益农宝APP

    益农宝APP

    您身边的农技专家

  • 中农在线

    中农在线

    关注公众服务号

正在加载图片...

更多资讯推荐

更多农技视频